上次9月30日,在本部打完太极,本来就是想去看《山楂树之恋》的,可是没看成(那个工影没上映了),看了《狄仁杰》。

首先说宣传吧,这部电影的前期宣传的确不错,至少,我这个木头人也知道了(而且还计划去看)。至于是不是“史上最纯洁的爱情故事”,我就不直说是不是认可了,下面我只说一下我的一些看法。

当你怀疑是否纯洁的时候,请你想一下,你自己是否纯洁,或许只是因为大家对价值取向的变化,将原来的给推翻了而已。想过没,你的推翻,真的就是所谓真正的纯洁了吗?记得苏东坡和一坨屎没?一味说“史上最肮脏的爱情故事”的人,是不是你自己就是肮脏呢?不反对有自己的看法,但,莫诋毁。另外呢,或许,过一个时代,大家的观念就变了,然而,爱,这个基本的命题是不会改变的。正如金庸在《神雕侠侣》后记所言:“《神雕》企图通过杨过这个角色,抒写世间礼法习俗对人心灵和行为的拘束。礼法习俗都是暂时性的,但当其存在之时却有巨大的社会力量。”、“然则我们今日认为天经地义的许许多多规矩习俗,数百年后是不是也大有可能给人认为毫无意义呢? 道德规范、行为准则、风俗习惯等等社会的行为模式,经常随着时代而改变,然而人的性格和感情,变动却十分缓慢。三千年前《诗经》中的欢悦、哀伤、怀念、悲苦,与今日人们的感情仍无重大分别。我个人始终觉得,在小说中,人的性格和感情比社会意识、政治规范等等具有更大的重要性。”在这电影里,世俗礼法变成了那种条条框框的束缚人思想的体制罢了。

既然背景是文革,那么也很自然的,那种个人崇拜的形式啊什么的,让我们觉得很迥异。或许我们在历史书上能够找到一些描写,但是,多多少少还是不太喜欢那种条条框框吧。人生如烛光,只会不断地慢慢消逝,如果政策限制每一根蜡烛迸发异样的光芒,个个墨守成规,压制人的发展,是那样的可悲。很自然地,我想了一堆堆堆“如果”:如果不是社会制度和阶级斗争,他们两个就可以自由恋爱不受束缚了;如果不受束缚,就可以很自由,很大方地谈恋爱,互相见面了;如果不是为了和静秋见面,孙就不会去二队;如果不去二队,就不会接触矿石;如果不接触矿石,就不会得白血病;如果不得白血病,那么他们两人,就可以获得了那份真挚的幸福了。(ps:我是不是应该反过来写,会突出我想要说的呢?)

“纯洁的爱情”(注意:没有“最”),正如前面所说的,三千年前《诗经》已经有一套比较完整的答案了,这种感觉,自然,至少是我,无法用文字直接表述出来。我认为,这部电影能够反映这一点了,而“最”,还是留给每一位有喜欢人多人去自己定义吧,相信,你和我一样,有自己的答案。功利地说,这里的“最”只是电影的宣传方式而已,或者直白地叫炒作吧,至于为什么会这么炒作,或许,只是时代赋予了现在的爱情过分功利,而大家都觉得缺乏纯洁吧。

最后扯一句远一点的,30年前的爱情故事,我们今天才拿出来批评那个时代的问题,30年后这篇土地上的问题,我们,30年后能够批判了吗?有一句话这么说的:中国媒体和美国媒体在一个问题上是统一的,就是批评美国政府。但愿,我们除了能够偏门地炒作,还能更加自由地针砭时弊吧。一味地说“维持稳定”,但是,这个不能作为掩盖腐败的借口。

ok,回来:

总体来说,这部电影给我的感觉还是挺好的,虽然的确有些不完美的地方(在此不细说了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),但重要的是,我看到的电影内涵,能够引起我的共鸣。